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二十章 清楚

作者:林树叶字数:2404更新时间:2020-08-02 09:40:49
  初阶大典在很多惯例上和当年太祖皇帝为选拔文官所设的考试制度很像。

  其相似之处不光是在一轮又一轮的考试上,还在于每一轮结束之后,官衙都会将成绩张贴出来。

  也就是所谓的放榜。

  和文试不同,初阶大典无论是众人战还是个人战每一轮都会进行放榜,让民众们都能实时知道每个修行者的排名和分数,而到了最后一轮,民众们通过之前几轮的成绩基本就能推出魁首的人选。

  而如果有修行者能在前期成绩不佳的情况下从后期赶上,就会成为所谓的黑马。

  黑马每年都是丹阳城内的百姓尤其是赌徒们最喜欢最感兴趣的东西。

  放榜是丹阳城内的一大盛事,对有志于成为仙官的修行者而言是风向标和憧憬,对世家而言是力量的洗牌和彰显,而对丹阳城内其他百姓而言,更是不可多得的赌资。

  丹阳城热闹繁华,多的是烟花之地赌坊瓦舍,每逢放榜都热闹得好比过年。而每届初阶大典对丹阳城百姓而言最大的乐趣,就在赌名次。

  今年官衙前放榜的大红墙前也是人头攒动。

  “上一届有春华君姬嘉树在,榜首真是一点悬念都没有,也难怪今年大家如此兴奋。”官衙前的茶楼里陈子楚眺望着远处的官衙,一边喝茶一边和面前的许义山说道。

  “今年的也没有悬念,”许义山静静看着手中的茶碗,“至少众人战第一轮没有。”

  “话是这么说……”陈子楚捏紧了手中的茶碗,看着微微起了一丝涟漪的水面,神情有些复杂。

  对他们这些经历过那三天曾站在离那个少女最近地方的人,他们比谁都清楚这一次的众人战第一轮谁的表现最惊艳。

  更何况前秦这一次活下来的人最多到的也最早,可谓是出尽了风头,是没有悬念的众人战第一。

  所以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前秦的首功者当之无愧就是这一次众人战第一轮的榜首了。

  而对他们而言,前秦的首功者没有任何悬念。

  然而想起之前在孤山崖的争执和考官讳莫如深的眼神,看着远处慢慢揭开的红纸,陈子楚还是紧张起来,他都能想到如果在第一的位置出现那个少女的名字,现场的民众会受到多大攻击。

  初次出现在初阶大典的女子。

  第一次出现,就拿下那样的位子。

  这一切,到底会变为现实吗?

  “要……要……要开……开……”看着远处慢慢揭开的红纸,陈子楚语无伦次。

  许义山无语地看着他,“你什么时候比我……还结巴了?”

  陈子楚猛地瞪了他一眼,下一刻注意力立刻又转到红榜前,但就在红纸掀开前他忽然在放榜的墙前看到了熟悉的人影。

  那个瘦小的人影险些被人群淹没,身边脸上带疤的少年正忙着把他从人群里捞出来。

  但即便被挤到东倒西歪,那个瘦小的人影依旧死死抬起头看着榜单最上面的位置。

  “孟施也来了啊,”陈子楚道,“还跑那么前面。不嫌挤吗?”

  “他没包茶楼的钱,”许义山看着陈子楚道,“更不像某位考官大人,榜单直接送到家。”

  “这样啊,”陈子楚尴尬地笑了笑,他是世家子不太能理解身为平民的孟施的处境,但显然许义山能够做到。

  “不过的确比起榜单送到家的嘉树我们都算不了什么,”他耸了耸肩,“但这种放榜还是要现场看才有气氛。”

  就在这时,远处响起民众如海浪一般的欢呼声。

  “来了!”

  就在这时,伴随着纸张的摩擦声,榜单上遮掩的红纸被从上到下一气撕开!

  “第一是谁?”

  陈子楚一把将窗户推到最大,看向远处红纸下露出的写满密密麻麻人名的巨大榜单,他聚力于目首先就看向了最上方的那个名字。

  然而下一刻,陈子楚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

  许义山愕然无言。

  远处莫华身边的孟诗身处人流之中,怔怔抬起头,看着她头顶的那张巨大的榜单。

  “果然押中了!这第一果然没什么悬念!那几个都买稳赚不亏!”

  “今年北魏和南楚也不错啊……”

  “等等,怎么有个女人的名字在上面?就算位置靠下,但这看着真扎眼。”

  扎眼。

  在茶楼内,在大街边,陈子楚许义山孟施也许还有其他人愣愣看着眼前的榜单,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一切,怎么会这样?

  ……

  ……

  怎么会这样呢?

  南楚国师府。

  就在官衙前红榜揭晓之时,坐在自己院子里堂屋里姬嘉树怔怔看着手上的文书。

  “怎么样?”

  “梦阳先生怎么说?”

  就在他打开这份文书之时,桌面的前方传来少年急切的声音。

  姬嘉树捏紧纸面,抬起头看向坐在他对面的嬴珣。

  嬴珣难得到他的院子来,只因今日那个两天前没能达成结果的结果,今日会送到他的手上。

  而同时此时房间里还有一人。

  姬嘉树看向堂屋内间躺在矮榻上那个纤细的身影,她的呼吸声依旧宁静悠长。

  “还在睡吗?”嬴珣也转过头,看向从到这里来不知为何一直在睡的嬴抱月。今日他一进门就看到这一幕,险些被吓到,看着这对未婚夫妻的目光一时愈发复杂。

  姬嘉树似乎也被他的误解吓到了连忙解释嬴抱月只是比他早来了一刻钟。

  绝不是专门跑到他这里来睡觉的。

  “她从众人战第一轮结束的时候开始就一直是这样,”姬嘉树道,“能休息的时候就会一直这样。”

  从天目山回来的路上她也是睡了一路。

  可见她在那三天中消耗有多大,她甚至突破了任何等阶七都没有达到的极限。

  然而……

  姬嘉树看着手中的文书,目光变得冰冷刺骨。

  “这上面到底写了什么?难道她不是……”嬴珣看着姬嘉树的神情不安起来。

  姬嘉树闭了闭眼睛,将手中快被撕碎的文书递给了他。

  嬴珣接过,在看到最上面的那个名字之时,他瞳孔一缩。

  他也许……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的名字,有些碍眼。

  “初阶大典众人战第一轮榜首。”官衙边,孟诗嘶哑着嗓子念出那个名字。

  “第一轮榜首,嬴珣。”

  是嬴珣。

  出现在第一位,不是那个少女。

  “第二名,霍湛。”

  甚至连第二名也不是。

  她,到底在哪?

  南楚国师府内,嬴珣焦急地翻着文书,而就在他看到最后一页时,他瞳孔一缩。

  他不明白。

  明明已经将都告诉了梦阳先生。

  但最后的结果居然是如此。

  嬴珣看着那个出现在最后位置的女子的名字,手有一瞬的颤抖。

  前秦公主,嬴抱月。

  众人战的名次,在前秦所有修行者的,最后。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