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6章 再见罗宪

作者:北辰观山水字数:2134更新时间:2020-08-02 09:40:00
  “陛下,万万不可啊!”

  邢明与何方听到刘善陡然说出的最后一句,俱是大惊失色。

  那剑门关外战事正酣,八万蜀军对抗十五万魏军,即便有地利之险,依旧无人能够保证绝对守得住。

  刘善堂堂一国之君,御驾亲征来到绵竹已是群臣能够容忍的极限。

  现在竟然要跑到剑门关这两国交战的第一线,这等惊世骇俗之举,前所未有。

  即便是何方这样的狼灭愣头青,也知道其中利害,连忙劝阻。

  刘善自然知道自己这主意一出,定会引来群臣反对,听到邢明与何方的话,丝毫没感到意外。

  沉吟了下,缓缓道:“此事,孤意已绝,你们不必再劝。”

  见刘善如此坚决,邢明与何方不敢再言。

  刘善阻止了两人劝谏,又叮嘱道:“时不我待,兵贵神速,你二人快些准备去吧,一个时辰后,便兵发剑门。”

  两人浑没想到刘善如此雷厉风行,只给他们一个时辰的准备时间。

  望望天色,此时夕阳西下,已然到了黄昏。

  若是一个时辰后,岂不是要摸黑前行?

  此去剑阁,道路崎岖,山势连绵,本就难行。

  他们这些苦哈哈日夜行军倒是没有什么,但刘善贵为九五至尊,万一在路上出个什么闪失,那可如何是好?

  身为皇帝左右亲卫队长,两人心头一时翻起惊滔骇浪,奈何慑于刘善威严,却又不敢发出一言,只能默默领命,下去准备去了。

  待两人下去,刘善这边,也命内侍作了简单的准备。

  他此次御驾亲征,堪称是轻车简从,根本没有任何皇帝的仪仗。

  带的文臣,级别最高的也就秘书令郤正与大匠叶正。

  这两个名字带“正”的老家伙,的确人如其名,相当正直忠诚。

  随他一路行来,一个把海量般的粮草辎重打理得井井有条,一个带领着将作营昼夜不停地生产制作神威大炮和三弓床子弩等军械。

  只是,这两个老家伙毕竟是朝中老臣,因循守旧的特点还是普遍存在的。

  若是被他们知道自己要亲赴剑门关,怕是定会堵在自己门口,以死相劝。

  现在时间紧迫,刘善哪里有功夫与他们周旋,只待偷偷带着神机营出了绵竹后再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行将一个时辰后,邢明与何方果然将神机左右二营集结好,三十张三弓床子弩和十架神威大炮的半成品也全部装在马车上。

  只待到了剑门关后,组装好便能立即投入使用。

  至于还各有一架组装好的,他们没时间拆卸,只能留在绵竹关了。

  一切妥当,刘善在邢明与何方的护卫下,穿着一身便装,直接进了一辆毫不起眼的马车。

  随行之中,也只带了两个伺候他衣食住行的小太监。

  如此,可真正是简朴到不能再简朴了。

  “出发吧!到了涪县略微休整一下!”

  一声令下,六百神机营执火夜行,悄悄出了绵竹关,径直往剑门关奔去。

  等到秘书令郤正和大匠叶正发现皇帝行营人去楼空时,已是深夜。

  刘善这时,却已到了涪县郊外。

  在摇摇晃晃的马车中打了个盹,刘善伸个懒腰的功夫,邢明已在车外禀道:“陛下,涪县马上到了。”

  刘善掀开车帘,遥望黑夜中涪县县城的模糊轮廓,沉声道:“儿郎们都辛苦了,今夜便在涪县城休整一晚,明日天明,再行出发。”

  邢明连忙领命而去。

  不过盏茶时间,神机营终于来到涪县城下。

  原本一片漆黑的涪县城,这时瞬间灯火通明。

  大开城门门洞里,一个衣甲鲜明的将领率着二十几人策马而出。

  一直驰到刘善的神机营队伍三十丈外,这二十几个将士才齐齐翻身下马,徒步望刘善的马车奔来。

  刘善听到轰隆隆的马蹄声,下令让马车停止行进。

  缓缓探身出了马车,昂然站立在车头。

  闪烁的火把映照下,刘善面容冷静,眼神坚毅。

  即便身体胖得有些离谱,但仍旧难掩勃勃雄姿。

  二十几人转眼便奔到刘善的马车跟前,借着昏暗的火光,刘善识得那领头一将,正是征北大将军罗宪。

  罗宪远远见到刘善,立即停止奔跑,双膝一软,纳头便拜:“臣罗宪见过陛下,迎驾来迟,还请陛下治罪。”

  刘善看了看罗宪,再扫视了一眼他身后齐齐跪地、衣甲整齐的其余将校,微微点头。

  此深更半夜,自己悄然而至,他们匆忙之间仍旧顶盔贯甲,军容肃然,看来这罗宪,治军定然极严。

  刘善踏步下了马车,几步来到罗宪跟前,弯腰将罗宪托起,同时道:“罗卿请起,众将士快快请起,你们在此卫孤大汉江山,功不可没,都幸苦啦!”

  这一声“辛苦啦”,直让众将士感动莫名,一双双眼眸之中,似乎都饱含泪水。

  刘善拉着罗宪的左手,笑着道:“罗卿,且与孤同乘一撵,你且好好对孤说说,那邓艾老儿,如何被尔等玩得团团乱转哩!”

  罗宪被邓艾如此礼遇,更是感动得全身颤抖,嘴唇张合,差点就当场哭了出来。

  刘善哈哈一笑,也不等罗宪推脱,拉着他踏步进了马车。

  大军开拔,缓缓进了涪县城。

  六百神机营将士,就在城内的军营中休息。

  而刘善却和罗宪,到了罗宪的营帐里。

  君臣二人,的确有许多机密事要谈。

  屏退了一干人等,罗宪这才大着胆子向刘善问道:“陛下,您万金之躯,怎到涪县来了?现在正逢大战,这深更半夜的,实在太过危险了。”

  刘善笑道:“孤看了你的军情急报,料定那钟会必然会退兵,如此情势,孤怎能眼看我们的谋划成为泡影?”

  罗宪闻言,连忙欠身道:“陛下,邓艾兵败的消息走漏,都是臣等失职,望陛下治罪。”

  刘善摇摇头,不以为意地道:“大战纷乱,走脱一两个贼子实属正常,卿让邓艾与田章万余大军全军覆灭,功比日月,何罪之有?莫要如此自责。”

  罗宪见刘善不加责怪,这才回身坐下,疑道:“现在钟会退兵几成定局,陛下的宏图大计,怕是——”

  他身为臣子,自然不敢明言皇帝陛下计划泡汤。

  刘善面色肃然,缓缓起身,喃喃道:“所以,孤才连夜来此,待明日天亮,便要往剑门关去。”

  “什么?!陛下要往剑门关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