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9章 遇阻

作者:歪宝字数:2094更新时间:2020-08-02 09:40:52
  王霞云的请求软绵绵的,王先生丝毫不为所动,推着程娇娥的肩膀就把她往外赶。

  “不是,您是不是误会了……”

  程娇娥话还没说完,主仆几个就被王先生一起哄了出去,“砰”一声,关紧了房门。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家小姐好歹救了你的儿子,你不谢谢我们也就算了,怎么还带把人往外赶的!?”

  青韵气不过地拍门大声质问,可一点儿回应都没有,只能听见里头王霞云试图劝他,劝的都是些什么,她们也听不真切。

  程娇娥只捕捉到了“调香师”、“恩人”、“过去”……这几个字眼。

  但正因为王先生这种过激的反应,愈发让程娇娥确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王霞云一定和那个调香师有关系!就算没有关系,他们肯定也知道关于那个调香师的消息!

  而在房间里,王霞云也试图劝说王先生重新把程娇娥几人请进来,为自己刚刚的无礼行为向她们道歉的同时,好好地谢一下她们之前对宝儿的救命之恩。

  可这个王先生就像是铁石心肠似的,油盐不进。

  “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丧气地倚在门框上,青韵不高兴地看着程娇娥,“已经小半个时辰了,小姐,咱们总不能在外头一直等下去吧?太阳晒都要晒死了。”

  程娇娥无奈地最后敲了一次门,这次门终于敲开了,不过从里头出来的却是宝儿。

  宝儿手里握着刚刚程娇娥放到桌子上的香膏递出来,奶声奶气地传话说:“爹爹说了,他和小姑都不知道姐姐您要找的人在哪儿,这盒香膏您拿回去,赶紧走吧。”

  程娇娥刚把香膏拿回去,宝儿就赶紧缩回头,还没等程娇娥反应过来,刚打开的门再一次紧紧关上了。

  “小姐,你看他,执意不见咱们了,咱们就别在这儿傻站着了,回去吧!”青韵耐心消耗的已经差不多了,劝道。

  “好吧。”掂了掂香膏,程娇娥无可奈何地终于朝外走,她刚走到门口,就和一个外出采买的小妇人迎面撞上。

  小妇人看起来也像是这家里的人,柴荆布衣,看起来三十出头的年纪,长得秀气且温柔,说话也是温温柔柔的。

  她疑惑地看着程娇娥,问:“您是?”

  还不等程娇娥答话,青韵先不高兴地嘟囔接话道:“你也是这家里的人吧?我就没见到像你们这样没礼数的,之前我家小姐救了你家的孩子,今天登门,话还没说两句,就被赶出来了,连一口水都没喝上!”

  “你是说、之前救了宝儿的人是你们?”小妇人立马激动地连连鞠躬感谢外加道歉,“之前的事,实在是太感激你们了!这其中或许是有什么误会,这样,恩人您先在这儿等一等,我马上进去问问!”

  小妇人说着,急匆匆去叩门,她叩了两声门没反应后,耐着性子喊一句:“青林,是我!”

  门缓缓打开一条缝,宝儿露出脑袋,看见果然是小妇人,立马高兴地跳起来:“娘!”

  原来她是刚刚那个臭脸男的妻子。

  程娇娥回头看,看见她并不进去,反而直接站在门口就问:“青林,恩人到了家里,你为何不请她们进屋喝水,反而要将人赶出去?”

  宝儿奶声奶气地抢先答道:“那个姐姐是来问调香师的,爹爹说他不认识什么调香师,就生气地把姐姐赶出去了!”

  听见调香师三个字,小妇人明显一愣,好一会儿,她才恢复如常,强笑着扭头看向程娇娥:

  “调香师的事啊,恩人,您进来说吧。”

  “楚楚!”那个王先生不满地瞪小妇人一眼。

  “无碍的。”小妇人强笑着把门彻底打开,客气地请程娇娥她们进来,并亲自给她们重新又倒了一边茶后,再把程娇娥寻找调香师的缘由问上一遍,然后陷入沉默中。

  感觉到这个小妇人很有可能就是自己的突破口,程娇娥急切道:

  “这位嫂子您放心,我只是单纯的商人,找那位调香师也只是单纯地想要寻求合作而已,您如果知道他在哪儿,麻烦您告诉我,我跟您保证,接下来的事绝对跟您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我都跟你们说过了,那个调香师早就已经死……”

  “不瞒您说,您要找的人,就是我。”王先生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小妇人打断。

  “楚楚?”王先生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妻子,小妇人却愧疚地看向尚处于震惊中的程娇娥:

  “恩人,恐怕要让您失望了,我早就发过誓,这辈子再也不做调香师了,所以恐怕要让您失望了。”

  “为什么?您调出来的香这么好,我听说,当年就这款香膏,一经面世,就迅速风靡京城,您有这么好的手艺,不该把它藏起来啊!”

  “你知道什么!”王先生冷哼一声,“当初就因为这门手艺,楚楚险些因此丧命!我们死里逃生后就起过世,从此再也不调香了,隐姓埋名,平淡的过一辈子。”

  “是啊,所以刚刚恩人您提起调香师的事,青林他的反应才会那么过激,实在是对不住您,请您见谅。”

  程娇娥尚在震惊中。

  听他们夫妻的话,当年的事应当是惊险无比,所以才在他们心里刻上抹不掉的阴影,连带着从此远离曾经深爱的调香这个行业。

  可她刚刚才找到自己一直在找的调香师,结果找到时,却发现自己这段时间的功夫和努力全是白费。

  王霞云也跟着道歉道:“恩人,让您白跑一趟,实在是对不住,可我嫂子她确实、确实已经不再调香了……”

  良好的休养,使程娇娥尚能强笑着说一句“无碍,是我叨扰了。”由里向外散发的落寞却藏不住。

  小妇人愧疚不安地看着她:“您救了宝儿的命,按理说,您有什么事,我们应该鼎力相助才是,可我之前已经发过毒誓,誓言不能违背,实在是对不住您。”

  “是我唐突。”程娇娥苦笑。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